您当前的位置 : 安庆新闻中心社会新闻

游泳洗衣钓鱼 长江饮用水取水口亟待保护

2018年05月18日 08:18  来源:安庆新闻网  作者:唐飞

  5月10日,市民丁女士致电《安庆晚报》热线:在长江边安庆供水集团公司二水厂取水口处,每天都有不少市民在此游泳、洗衣、钓鱼等,有的市民还翻越,甚至破坏隔离围栏。希望有关部门予以关注。

  图为有人在长江取水口附近游泳

  不文明现象十分普遍

  丁女士告诉安庆晚报记者,虽然这个取水口是长江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,但随处可见游泳、洗衣、垂钓等。有关部门为了防止水源受到污染,在这里设置了数百米长的隔离围栏。“然而,有人肆意翻越,甚至破坏围栏。”

  丁女士说,随着气温升高,到长江游泳的市民也多了起来。“我经常看到一些中年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,在取水口处‘畅游’。由于附近没有厕所,一些人还站在江边小便。这既不文明也不安全,还污染了饮用水源。”

  丁女士说,守护长江生态环境,保护饮用水源安全,不仅是政府部门的职责,市民们也要承担起责任。“希望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,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。”

  长江竟然成了“浣衣池”

  当日下午4时许,长江边游人如织,好不热闹。记者沿着安庆供水集团公司二水厂取水口处的隔离围栏行走,发现长长的围栏有多处被人为损坏,一些损坏之处虽进行了修补,但也是“千疮百孔”。记者发现,这些不高的围栏,很容易爬进去。

  在取水口处,围栏上的铁门打开着。记者看到,铁门上的锁已经损坏,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铁链。此时,有10多名男子站在岸边有说有笑,其中一些人光着身子,只穿一条内裤。江水里,还有几名游泳爱好者正在“畅游”。

  在游泳者不远处,有两名女子蹲在江边。她们一边清洗衣服,一边聊天,而洗衣产生的大量泡沫,顺着水流飘向下游。除了泡沫,江面上还漂浮着一些生活垃圾,有包装袋、塑料瓶等。

  取水口附近还有人钓鱼和遛狗,而附近的墙壁上写着大字:此处为取水水源保护区,取水口周边严禁游泳、钓鱼、洗衣及倾倒污染物。

  一名正在洗衣服的中年女子告诉记者,她也知道江边洗衣不好,但“不好改”。“我以前生活在农村,现在到了城市,有些习惯也带了过来。”

  对于“长江洗衣可能对江水造成污染”一事,这名女子摇头说:“哪有什么污染啊?长江这么大。”

  市民担心水质受到污染

  采访中,不少市民对长江游泳、洗衣、钓鱼等行为表示不满。

  “在这里洗衣的人特别多,走了一拨又来一拨,尤其是早晨和傍晚。”在长江码头附近经营的温先生说,每天都有市民带着衣物、床单、被套来江边“洗洗刷刷”。洗衣产生的泡沫、污渍直接汇入长江,成为一道不雅的“风景”。

  市民方女士说,一些人钓完鱼后,在江岸边留下垃圾。“这些垃圾不仅难以清理,还污染了环境。”

  市民周先生说,他每天都要到安庆供水集团公司二水厂取水口附近散步,虽然管理单位经常修补被损坏的围栏,但仍有少数人不自觉。不到一年的时间,整个围栏已“遍体鳞伤”。“发现破坏隔离围栏或者乱倒垃圾,乱排污水等行为,市民应及时举报。饮用水源的水质,需要广大市民共同维护。”

  有关部门:加大巡查力度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》第九十一条规定: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,或者组织进行旅游、垂钓,或者其它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的,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,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;个人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游泳、垂钓或者从事其它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的,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,可以处500元以下的罚款。

  记者从安庆长江河道管理局了解到,在河道、湖泊管理范围内倾倒垃圾、渣土等是被明令禁止的。

  记者随后来到安庆供水集团公司二水厂。一名贺姓厂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二水厂集中饮用水取水口处在人口密集的中心区域,紧邻景观码头。“这里原先为开放式管理,存在饮用水水质安全隐患。2017年,按照中央和省环保督察组的整改要求,我们在集中饮用水一级保护区内(取水口)上游500米、下游200米安装了1.8米高的钢丝围栏。”

  贺厂长介绍,围栏安装后,这里就形成了封闭隔离区域。“然而,少数市民无视规定,肆意翻越,甚至破坏围栏,在取水口附近游泳、洗衣、钓鱼等。”

  “特别是洗衣服,洗衣粉含有磷,一旦排入量超过水体自身的净化能力时,就会破坏水生态系统。”贺厂长说,磷元素容易造成水体富营养化,引起藻类大量繁殖,从而造成水体严重缺氧,使得鱼虾等水生物死亡、水体发臭、水域功能丧失等,危害生态系统安全。

  贺厂长表示,下一步,他们将加大巡查力度。“同时,希望广大市民自觉保护长江水资源。”

编辑:吴天
相关新闻

大美天柱山

社会热点

宜城宜游

签证中心收费价格虚高 快递、翻译等数倍于市场均价

宜城宜居

业内:中国房地产租赁成长空间大 “机构化”是必然趋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