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您当前的位置 : 安庆新闻中心安庆人文

建军90周年特别报道 戴为庚:艰苦条件下机要工作

2017年08月21日 08:34  来源:安庆新闻网  作者:付玉

  1950年6月25日,朝鲜半岛爆发了战争。9月15日,以美军为主力的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,开始大规模反扑。“唇亡齿寒”,同年10月,成立不久的新中国应朝鲜政府的请求,作出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决策,迅速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。2017年8月16日,安庆晚报记者来到抗美援朝老战士戴为庚的家中,听他讲述那段难忘岁月。

  图为戴为庚(右)获得的荣誉勋章。

  从学生到志愿军战士

  1929年5月,戴为庚出生在上海。“我老家在江苏阜宁,是一个贫苦的家庭。我出生时,父亲带着母亲在上海虹口一个码头做搬运工人。由于时局动荡,为了安全,我刚出生,父亲就将母亲和我送回阜宁老家。”戴为庚说。

  戴为庚介绍:“1945年我刚满16岁,在苏北抗日革命根据地盐阜区第一联合中学读书。8月8日,闻知苏联对日宣战,苏联红军分数路进军东北,我和几名同学提前赶到学校,开展宣传活动。这时,我听到新四军抗大五分校第五期招生的消息。”

  由于经常受到堂叔、堂兄爱国主义教育影响,戴为庚报名参加新四军抗大五分校。8月10日,申请通过,戴为庚从此投笔从戎。

  1950年5月1日,海南岛全境解放。6月中旬,戴为庚所在的十五兵团海南前线指挥部从海口班师回广州。“朝鲜战争爆发后,我所在的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因指挥解放海南岛战役战功卓著,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授命邓华组建东北边防军。邓华于7月27日率十五兵团直属机关从广州乘车沿京广线北上,登车后部队番号改为十三兵团。”戴为庚说。

  戴为庚说,到达丹东后,司令部设在丹东市西北角小山头上几栋日式建筑的别墅内,十三兵团所辖的三十八、三十九、四十军,分别从河南、湖南、广西等地陆续抵达丹东、宽甸、辑安鸭绿江右岸。四十二军在东北驻防,划归十三兵团建制。“另外,中央军委另配属三个炮兵师、一个高炮团,总计26万人马陈兵鸭绿江,加紧演练,密切关注着朝鲜局势发展。”

  不平静的援朝第一天

  1950年10月24日,戴为庚所在的部队机要科与作战、侦察、通讯等科在解方参谋长的带领下,于黄昏时分从丹东出发,午夜时从辑安过江,经朝鲜的满浦向西南行进约30公里后折向正南。

  戴为庚介绍:“一路上,我们看到大批难民扶老携幼,匆匆向北方、鸭绿江边逃离。我们的车队进入朝鲜境内100多公里后,仅看到五、六支朝鲜人民军,最多的一支部队也只有100多人,据说还是由10多个战斗单位聚拢在一起的。当我们车队与朝鲜人民军小股部队相遇时,朝鲜人民军的军官、士兵无不流露出感激的神情。”

  戴为庚告诉记者,由于对当地环境不熟悉,天亮时分,车队朝着北镇方向疾驰。“途中,我们机要科的两辆车子掉了队,在行进靠近两水洞约6公里处,前边车队已下便道向大榆洞驶去。而我们的两辆车经过三叉路口时,犹豫了一会,没有下便道一直向前开。当到达两水洞时,警戒部队战士用步枪拦住我们前进,一名连长说‘敌人马上就要到这里了。这里要打仗,你们的车辆再向前开,就会开到敌人那里去’。”

  戴为庚说,驾驶员一听,就知道路走错了,赶紧掉转车头往回开。“当我们在6公里处下了便道拐弯时,后边两水洞方向枪声大作,手榴弹‘哐啷哐啷’连续不断地爆炸,真的是打了起来。”

  戴为庚说,这一战,正是志愿军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打的一场漂亮的伏击战。“当时美军情报部门掌握的军事情报认为,朝鲜人民军团以上建制已不复存在。侵朝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下达了‘联合国军’第四号作战令:美李军以团、营为单位,乘车分多路向鸭绿江沿线齐头并进,占领全朝鲜,饮马鸭绿江。让‘孩子们’在‘感恩节’前回国。”

  “此役,韩军第六师第二团第三营,配属一个一零五榴炮连,从温井出发向北开进。志愿军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埋伏在公路两旁的密林中,采取拦头、截尾、斩腰的战法,将这个加强营分割成三段。敌人此时正在汽车上吃苹果、哼小曲,毫无防备,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击,顿时昏头转向,乱作一团,来不及反抗就全部被歼。”戴为庚说,这一伏击战,俘获美军顾问赖乐斯和一名韩军营长及以下500多人,缴获一零五榴弹炮四门,汽车30多辆,还有一个整营的轻武器。

  “通过对美军顾问赖乐斯以及韩军营长的突击审问,我们掌握了美军与韩军对周围一带详尽的战略部署和兵力配置。”戴为庚说:“彭德怀司令员看过以后,作为敌情上报给中央军委和毛主席,下发到各军、师作战部队,并根据敌在明处,我在暗处的敌情,制定第一战役作战计划:围歼妙香山、球场、温井、云山之敌。继四十军歼灭温井之敌后,三十九军围歼云山守军美骑兵第一师第八团大部、第五团一部和韩军第一师第十二团一部,缴获飞机四架,击落敌机三架,击毁和缴获坦克二十八辆,汽车一百七十余辆,火炮一百一十九门。”

  艰苦环境下的机要工作

  戴为庚告诉记者,到了朝鲜以后,他们住过很多地方。“工棚、农民的砖木结构房子。敌军一空袭,十分不安全,全部被炸毁了。”

  戴为庚说,在第二次战役中,为了便于指挥作战,志愿军司令部必须向前移动,龙泉洞隧道成为志愿军总部临时所在地的首选。“由于车辆较少,首长派出行政股长雨林和刘波(女),我们一股是我和王桂灵(女)前去打前站。我带着王桂灵于12月5日晚上在大榆洞矿山主洞口外上了汽车,黎明前到达目的地——龙泉洞车站。”

  “龙泉洞隧道长约百米,我们机要处办公和休息的地方在西侧。办公没有桌子椅子,就在文件包上翻译电报。隧道里除了铁轨、枕木、石头之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戴为庚说。

  戴为庚说:“12月6日下午,雨林对我说,咱们到隧道顶上看看,有没有秸草之类的,弄点进来好打地铺。我同意他的主意,带着刘波、王桂灵两位女同志,从尾洞口上了山,爬了约50多米,也算是这座山的制高点了。可这座山上只有少量橡子树,地面都是光秃秃的。我们看到南边的玉米地里的玉米已经收获,玉米秸秆捆好一簇簇堆放在地里。我们正准备到玉米地抱玉米秸秆回隧道洞内的时候,半空飞过来了八架F86战斗机,好像是专门来轰炸龙泉洞车站。看到这种情况,我当即指挥大家趴在小橡树旁边隐蔽,敌机一架接一架地从我们头顶上向东南方向俯冲下去,以车站为目标,轰炸、扫射。当第八架飞机俯冲下去后,第一架就接着第八架,形成轮番轰炸态势。敌机与我们相距不到20米,飞机的马达轰鸣声发出咔咔咔的响声,敌机从我们头顶上向下俯冲八、九十次后才离去。”

  戴为庚说,志愿军司令部设在龙泉洞五、六天后,就搬到附近废弃的君子里金矿。“在矿洞内驻了半年多时间,感觉最安全。矿洞十分黑,我们翻译电报一开始点蜡烛,后来用小发电机发点电照明,一天工作十八、九个小时,经常不眠不休,到最后我的眼睛开始出现毛病。我在看其它物体时,上面也有一行行的电报,横平竖直的。”

  戴为庚说,虽然矿洞内比较安全,但冬天却异常难过。“被子一天到晚都是湿哒哒的,刚睡进去冻得浑身发抖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战士特别容易生病。”

  戴为庚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和工作了整整500天,并立了三等功。1958年5月,戴为庚以正营级转业到安徽省农工部担当审干工作,后调任省棉花研究所所长。1973年3月,戴为庚调至安庆地区农林局担任副局长职务。1984年12月,戴为庚担任安庆地区绿化委员会副主任,1985年12月离休。

  离休后的戴为庚,打门球、参加合唱队、画国画、写诗、写文章,一样也不落下,他还常常受邀对中、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戴为庚三次获得“安庆市十佳健康老人”称号,2011年被评为“四好党员”。

编辑:吴天

大美天柱山

社会热点

宜城宜游

万余珍稀鸟类今年提前“赴约”

宜城宜居

银行纷纷抢滩住房租赁市场为哪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