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您当前的位置 : 安庆新闻中心安庆人文

陆鸿:为打鬼子痛失左臂

2017年08月07日 10:47  来源:安庆新闻网  作者:汪秀兵

  交通站的敌后工作

  7月31日上午,记者随荷花塘社居委工作人员一起,来到龙山路荷花塘小区一个普通的院落。如果不是事先了解,谁也想不到开门迎接记者一行的老者身上发生过许多传奇故事。这名老者就是抗日英雄陆鸿,在抗战时期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左臂。

  1928年,陆鸿出生在枞阳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虽然家境不好,但是其父母仍然供他读书,每年学费是几担稻子。陆鸿在上学时期,就参加中共党组织的活动,党组织与他一直有联系,并对其有着一定的了解。1944年7月,在中共桐南县委一名负责同志的介绍下,陆鸿与一批热血青年参加了新四军,走上了抗战之路。当年,陆鸿就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陆鸿告诉记者:“我被分配到新四军第7师沿江支队(贵池县委交通站),走上了敌后抗战道路,当时只有16岁。”

  这个交通站的主要任务是送信、搜集敌人的情报,以及护送首长过敌人的封锁线、运送军用物资等。“每天在敌人‘心脏’工作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陆鸿说,一开始,上级领导把他派到交通站工作,他有些想不通。“我希望拿起枪,与鬼子面对面地干。后在交通站负责同志的帮助下,思想上才有了转化,认识到交通站的工作同样重要。”

  第二年,陆鸿被调到贵池县委交通总站工作。总站下面还有十几个分站。“那时,交通总站的活动范围在贵池区上万圩沿江一带。”陆鸿说。

  “在工作中,还要开动脑筋,我们面对的不仅是日寇,还有国民党顽固派。我们交通站就是为了建立敌后根据地,打游击战,同敌人做斗争。”陆鸿说:“那时,日军调动情况、下乡‘扫荡’、哪里增派部队等情报,都是我们需要掌握的。而掌握情报的重要方法之一,就是在日伪军中安插情报人员。由于斗争的需要,我们做了大量工作,把国民党的交通员争取过来,通过这一渠道,经常截获敌人的情报。”

  “有一次,交通站从国民党的交通员那里得知一条情报:日寇企图与国民党军队配合,围歼新四军一支游击队。”陆鸿说,得到这个情报后,交通站立即将这个情况送达到这支游击队,避免了重大损失。

  交通站还有一个任务,就是将经过这里的领导干部护送过敌人封锁线。每次护送行动,他们都要提前打探、安排。“护送行动通常在夜间。大家穿着便衣,化装成老百姓的样子,一队人持枪,随时准备战斗。虽然敌人封锁很严,但经过我们的周密安排,一次次地完成护送任务。”陆鸿说。

  陆鸿介绍,当时,安庆城在日伪统治之下,交通站的战士们进安庆城需要化装成老百姓,携带通行证、良民证,与城内的情报人员交接信息。“那时候,日伪对统治下的安庆城进行物资控制,交通站需要的糖、布匹、盐、火柴、肥皂等急需物资,也都在城内通过地下党采买。”

  为打鬼子痛失左臂

  交通站的工作地点要经常转移,一般白天在这里办公,晚上就要到另一个地方夜宿,第二天早上再回来,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。面对复杂激烈的敌后斗争,交通站与当地老百姓有着紧密联系,每次转移时,军用物资都藏在老百姓家里。

  1945年6月的一天,陆鸿带着十几名交通站的战士从夜宿地返回集中地。

  “那天早晨天刚亮,前方雾蒙蒙一片,我们上江堤时,遇上了一支四、五十人的日伪部队,他们的武器也比我们精良。”陆鸿介绍:“我方的战士们只带着长、短枪和手榴弹,人数也比敌方少很多,但已无退路。于是,我们以墙体进行掩护,顽强战斗。打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将这股敌人击溃,打死打伤日军和伪军10多人,其余都溃散逃跑了。”

  在这场战斗中,陆鸿身负重伤,左手臂中弹,鲜血染红了衣服。战友们让陆鸿撤离,但他没有同意,强忍着剧烈疼痛,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。这次战斗后,陆鸿被送到沿江支队卫生队进行治疗。

  陆鸿说:“那时候,我们医疗条件很差,哪有什么药啊,清洗伤口只能用盐水。当时是6月,天气十分炎热,还要不断转移,伤口发炎溃烂,化脓的伤口都生了蛆。”

  两个多月后,在无为的七师师部,医生检查后告诉陆鸿,如果不锯掉伤臂就会危及生命。陆鸿说:“当时医生说,如果伤臂不锯的话,就会得破伤风,得破伤风就要死啊。说实话,我当时听到这个话,也是很伤感,那有什么用呢?只好服从组织决定,锯掉了。锯掉以后,不像现在躺在医院,仍然北撤。”

  陆鸿说:“虽然失去了一条胳膊,但我仍然是一名战士。”

  参加数次经典战役

  陆鸿说,虽然他一只手臂没了,但他还有健全的双腿,还能走,还要跟着部队打仗。

  只有一条胳膊的陆鸿辗转各地进行战斗,最后迎来了中国社会又一道曙光。

  谈及抗战胜利后的工作,陆鸿说:“抗战胜利后不久,内战全面爆发。我参加了解放战争,中间经历平津战役、渡江战役等。”

  1945年10月,陆鸿所在的交通站也随大部队撤离皖江地区,受命北调山东,参加解放战争。“我的胳膊被截掉一个多月后,伤口愈合了。”陆鸿说。

  到山东后,陆鸿在三野九纵部队分别担任指导员、教导员。他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莱芜战役,这次战役也是世界军事史上100个经典战例之一。

  “当时我所在的部队首长看到我一只胳臂参加战斗,行军和打仗都不方便,动员我在山东就地安置,我坚决不同意。首长看见我态度坚决,只好作罢。”陆鸿说:“莱芜战役打得非常惨烈,仗打得也非常过瘾,我当时担任9纵队连指导员。我的许多战友在这次战斗中光荣牺牲了。不过,我们都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,将敌人全部歼灭。”

  陆鸿介绍,1947年,鲁南战役后,蒋介石错误地判断华东军区部队伤亡重大,不堪再战,遂调集53个旅31万人发起“鲁南会战”。南线国民党军以整编第19军军长欧震指挥8个整编师20个旅(整编军相当于兵团),组成主要突击集团,自台儿庄、郯城、城头一线北犯临沂。北线国民党军以第2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指挥3个军9个师(未整编),组成辅助突击集团,由明水、周村南犯莱芜、新泰,进行南北夹攻,企图迫使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主力在临沂地区与其决战。针对国民党军的作战企图,华东野战军集中主力24个师的兵力,将北犯之敌诱进至适当地区,选其突出的一路围而聚歼。

  陆鸿说:“在四川的时候,我的体重下降了很多,只有70多斤,一天还要走100多里路,随部队解放大西南。”

  “我所在9纵队还配合其他纵队,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了国民党王牌军74师,这是打得最痛快的一仗。蒋介石痛失虎将张灵甫,哀叹74师被歼是他‘最可痛心、最惋惜’的一件事。”陆鸿说,当他翻阅陈毅司令员的诗集,看到其中一篇这样写着:“孟良崮上鬼神号,七十四师无地逃。信号飞飞星乱眼,照明处处火如潮。刀丛扑去争山顶,血雨飘来湿战袍。喜见贼师精锐尽,我军个个是英豪。”

  陆鸿说:“这就是当年陈老总兴之所至,挥毫写下的气壮山河的诗篇。”

  陆鸿说,在教导团支援二野前的集训时,因他只有一只手臂,部队领导没有同意他去,在南京解放的第三天,他被上级领导派往军政大学任教。1950年,经组织介绍,他和妻子方素华在怀宁(安庆)认识并结婚。方素华没有嫌弃他只有一只手臂,在她心里,陆鸿是一个思想上进、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军人。

  采访中,同行的社居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陆鸿老人常常给中、小学生讲抗战故事。“这名独臂英雄从不吝啬地与孩子们一起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。在讲述中,让青少年们进一步了解历史,并激励大家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,树立报效祖国的远大志向。”

编辑:吴天

大美天柱山

社会热点

宜城宜游

万余珍稀鸟类今年提前“赴约”

宜城宜居

安庆恒大珺睿府今日盛大开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