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您当前的位置 : 安庆新闻中心皖江播报

长江芜湖段非法采砂调查:记者蹲守 盗采江砂明目张胆

2017年04月18日 15:41  来源:央视  作者:

  近年来,随着各地城镇化步伐加快,人们对砂石的需求也更加旺盛。因砂石采挖利益巨大,所以被称为水中“软黄金”。而长江自古以来就是盛产黄沙。最近,芜湖市三山区居民向我们新闻热线0551-63459191反映,大量无资质的采砂船在利益驱动下驶入长江,长江河道改段非法采砂情况十分猖獗,而且势头不减,令人震惊。

  在芜湖市三山区联群村,知情人告诉记者,附近流域里的非法采砂情况十分严重,仅193号红浮附近,高峰时就有十多条大小不一的采砂船在同时作业。

  据知情人介绍,江面上的大小采砂船那是日进斗金,大型采砂船出砂量每小时达上千吨,售价超过八千块钱。这些采砂船一般是天黑后开始大肆作业,胆子大的采砂船未等天黑,在傍晚五六点钟就明目张胆出来作业了,一般都要作业到次日凌晨。

  据知情人透露,这些采砂船一般先开到江面上选好位置,随后将吸砂泵插入江沙中开始抽取。一部分小采砂船选择自采自运的方式,将砂抽到自己舱内,再进行转卖;而另一部分采砂船则选择现采现卖的方式,前来运砂的船舶负责人交完现金后,只需要排队等待,采砂船将采上来的江砂直接抽到这些运砂船的船舱内。抽上来的江砂混着江水,抽砂的同时,船体将多余的江水滤掉,最后只剩下一船江砂。知情人说,抽砂过程中,运砂船吃水深,运砂船沉没的事件也时有发生。

  知情人说,盗采江砂的情况日益猖獗,但是相关主管部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每次的执法也只是走走形式、隔靴搔痒,很多时候,即便是拨打了执法举报电话,也没有人过来检查。一些小的采砂船确实是偷采完就走,而一些采砂船却对执法消息异常灵通。

  3月28号下午,记者来到了知情人所说的长江193号红浮段,江面上大小船舶川流不息,并没有看到采砂的情况。不过,在知情人的指引下,我们看到了停靠在岸边的采砂船。

  下午4点30左右,一艘采砂船绑着一条1600吨左右的运砂船缓缓从岸边驶向江面。下完锚是4点45分,吸砂船“匍匐”水面开足马力作业,隆隆机声响彻云霄。一开始,六七根排砂管中流的是较清的江水,随着出砂量的增大,水的颜色慢慢变深。江砂汇入船舱,大量的江水从运砂船的吃水线附近外溢,看着让人胆战心惊。在抽砂现场,仍有2辆运砂船在等待这些新鲜出炉的江砂。经过近一个小时的作业,5点40分,首笔交易完成,这艘运砂船满载江砂着离开了。这边船刚驶离,在一旁等待了许久的另一艘运砂船火速靠了上去。很快,排砂管中又开始冒水,新一轮的采砂工作又展开了。

  就在采砂作业的同时,另两艘小型采砂船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作业点。他们属于自采自运的船只,船体上仅有两根排砂管,同时开始作业。就在这些采砂船大张旗鼓作业时,另一艘采砂船也从岸边启航了,只见这艘采砂船调转船头向斜对面驶去。知情人说,这艘船只是停在附近,是到下游采砂的。因为每艘船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,大家也都墨守这种规矩。

  盗采江砂的现场触目惊心,对于这样的情况,执法部门到底会不会去管呢?当天晚上5点33分,记者以当地群众的身份,拨打了芜湖长江河道管理局的办公电话。管理局人员在电话中告诉我们,这些事情应该与现场办联系。随后记者又拨通了芜湖长江河道管理局下属的黄砂管理局举报电话,对于记者反映的情况,这位工作人员是这样解释的。“我们现在吃饭,吃完饭过去。”

  挂上电话后,记者一直在现场蹲守,天色渐渐黯淡,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,也没见执法船前来。临近七点钟,一条采砂船绑着一艘2200多吨的运砂船缓缓从岸边驶向江面,知情人说,这船很快就要下锚抽砂了。可没过多一会,一个反常情况突然发生了:采砂船和运砂船分离开来,刚启航去江中的采砂船突然返航终止了作业。大船火速离场,附近的几艘小采砂船也纷纷有所动作。

  虽然江面仍有一条运砂船等待装砂,但是采砂船们还是匆匆撤场。这时记者再次致电了黄砂管理局现场办的举报电话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过去了。而在现场,记者并没有看到执法艇前来检查。晚上8点多,江面漆黑一片,仅有星星点点的船只灯光。在沉寂了1个多小时后,江面又热闹了起来,采砂船马达的轰鸣声声声入耳。29日下午,知情人在采砂现场再次拨打了举报电话,很快,就有采砂船撤离了,但是依旧有一艘采砂船无所顾忌,干劲十足。

  对于江面上偷采江砂的猖獗现象,芜湖长江河道黄砂管理局方面是什么说法呢?副局长马兴民表示,目前他们管辖的长江河道和支流长度为300多公里,由市区、无为和繁昌三块属地管理。长江采砂点设立需要进行采砂许可认证,目的也是为了河道疏浚,无序采砂危害性很大。芜湖长江段虽然有两个规划点,但是一直没有启用,也就是说,目前长江上的采砂全部是非法行为。

  马兴民承认,近期砂价上涨,偷采形势有所反弹,但打击非法采砂存在难度,市里也刚开会准备展开联合整治行动。要求有警必出,但是战线比较长会出现捉襟见肘的局面。对于记者反映拨打举报电话一直没看到执法艇前来,马兴民是这样解释的,“执法艇没有去,可能是到上游去了,来不及去举报地点。有时我们在上游检查,下游却在偷采江砂。”

  而对于执法艇没来,采砂船却一溜烟撤离,特别是其中一艘船刚开到江面上准备作业就匆匆返航的现象,马兴民是这样解释的,“没有执法艇去检查,抽砂船很快就撤离了,这应该不可能。如果情况属实,那我们就要调查。根据廉政责任书,如果发现问题,就开除。”

  虽然相关部门多次打击,但长江芜湖段非法采砂仍然屡禁不止。非法采砂正在以疯狂的速度吞噬着长江河道及岸线资源,给航运安全以及生态环境带来隐患。砂石资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‘合法’采、运、销让人心惊。为什么记者拨打了芜湖长江河道黄砂管理局的举报热线,却不见执法人员前来,而江面上的采砂船却突然全部撤离,这不得不令人生疑,执法机构中的个别人员是否和这些船主有着某种利益的联系呢?

编辑:吴天

大美天柱山

社会热点

宜城宜游

签证中心收费价格虚高 快递、翻译等数倍于市场均价

宜城宜居

业内:中国房地产租赁成长空间大 “机构化”是必然趋势